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内部专题 > 行政权力 > 行政复议 正文

兴义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兴府行复〔2019〕第14号

{{'兴义市人民政府' == '' ? '' : '来源:兴义市人民政府'}} 发布时间:2019-11-28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件: 相关信息:

 

兴 义 市 人 民 政 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兴府行复〔2019〕第14号

 

    申请人:刘某某,男,1958年8月5日生,贵州省兴仁市人,住贵州省兴义市坪东街道办事处XXX小区

        被申请人: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法定代表人:王志文,该局局长

        申请人请求:1、撤销“兴退役信复〔2019〕3号”批复;2、回复申请人的优抚补助和优抚医疗;3、回复并补发申请人“八一”、春节慰问金。事实及理由如下:申请人是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一名老兵,几次战役战斗结束后,按照义务兵役制度和其他规定,我退伍回到了家乡,因为我属于城镇户口,政府给我安排了工作岗位。由于各种原因,几经周转,最后我的工作岗位转到黔西南州XXXX公司。随着时代的变革,我赖以维持基本生活的该单位严重亏损,于2009年12月彻底解散。从此,我就没有分文的工资收入,以后的四年多,我靠打零工维持生活。直到2013年5月,我才到兴义市人社局公益性岗位担任公勤工作,每月工资只有微薄的1030元。但即便如此,也没有让我多干一些时日,2014年12月我被解聘。随着年龄渐大,去做零工人家也不要。因此,几年来我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更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10月前后,我的参战优抚补助金和优抚医疗也被停止。逼不得已,2019年4月15日,申请人跟罗XX、龙XX三人根据“民发〔2007〕(012号)”文件,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递交书面申请,请求恢复参战补助和优抚医疗、恢复并补发“八一”、春节慰问金。可是被申请人在“兴退役信复〔2019〕3号”作了这样的批复:“经调查,您(刘某某)已于2018年8月退休,并在社保部门每月领取3407.31元的基本养老金,故您不能再享受参战退役人员定期生活补助和重点优抚对象的“八一”、春节慰问金。”对如此批复,申请人始终不服,理由如下:一、申请人现在每月所领取的3407元并非退休金。如前所述,申请人最后的工作单位早已于2009年倒闭解散,申请人自然成了下岗人员,何来退休金?这3407元实属本人所交的养老保险金,是保险部门分期返还申请人之前所购买的保险金。换个角度说,是申请人依法拿回自己所交的费用。确认申请人自己购买保险金的依据有三:1、申请人是1975年的下乡“知青”,后来参加入伍及退伍后即被安排工作,按国家相关规定,当国家实行购买养老保险后,工作人员之前的工龄期间视为已购养老保险金。因此,申请人购买的保险是从1975年就算起的,直至2010年申请人工作单位解散,都应视为是单位为申请人购买的养老保险金。2、2010年至2012年申请人自己筹钱交单位代缴的保险金。3、2013年至2014年12月申请人在兴义市人社局公益性岗位期间,单位代为购买的保险金。因此。申请人现在每月3407元事实上是领回原本交出去的保险费,而非退休金。二、根据民发〔2007〕102号文件中第一部分“职责”一.2的规定,“做好在农村的和城镇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发放工作”;第二部分(一)1.中(12)的规定和界定,我应该享受参战优抚补助金和其他相关津贴。因为我从2009年底就彻底无工作单位,生活陷于困境,属于文件中规定的“城镇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参战退役人员”。三、不能停发申请人“八.一”、春节慰问金。慰问金既不是退休金、参战优抚金、困难补助费,它是国家对参战人员的确认、鼓励和表彰,也是参战人员的象征和荣耀。因此,这样的慰问金申请人同样有资格和权力享受。四、批复措辞含糊,不具明确性,有忽悠申请人的嫌疑。批复中说:“根据查阅的相关文件规定”。请问查阅的是什么文件,有无文件编号,是文件中的哪一条哪一款哪一项?该文件是国发、部发,还是地方某级政府颁发?若是地方政府发放的,与国家政策、法律法规、文件精神有无相悖?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兴退役信复〔2019〕3号”错误,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应予撤销。为此,申请人根据“民发〔2007〕102号”文件结合本人实际,申请行政复议。请求复议机关本着有错必纠的原则,依法支持申请人的请求事项,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称:一、申请人认为现在每月在兴义市社保局领取的3407.31元的养老金并非退休金,而是原来交出去的保险费。根据兴义市社保局回复:1、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组织编写的《社会保险法知识问答》明确,即是指参保职工或以个人身份参保人员按规定缴纳养老保险费达到法定期限和法定退休年龄后,国家和社会为其提供物质帮助,以保证因年老或病残退出劳动领域,仍具有稳定、可靠地生活来源地一项社会保障制度。2、参加养老保险的条件、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章第十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无雇工的个体工商行、未在用人单位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非全日制从业人员以及其他灵活就业人员可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3、刘某某相关情况核实结果和解释:(1)申请人是否办理了退休手续?按照兴义市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人员办理退休程序,在职职工(含灵活就业人员)达到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并符合退休条件的,每月1-20号期间可以向兴义市社会保险事业局进行申报,申报需提供职工人事档案原件、身份证原件、银行卡或社保卡、照片4张,经审核的《兴义市参加养老保险人员退休审查表(一式三份)》。经社保局核查:刘某某,男,于2018年8月向兴义市社会保险事业局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股申报退休,经审查个人原始档案,出生时间为1958年8月,参加工作时间为1975年8月,刘某某离开单位后以坪东灵活就业人员身份继续缴费并申请了退休,根据《兴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常国旗等四十七名同志退休的通知》(兴市人社通〔2018〕67号)文件,刘某某于2018年8月被正式批准退休并开始领取养老保险金。(2)申请人2018年8月在市社保局领取的3407.31元是基本养老金还是保险费?是否是社保部门分期返还申请人之前交出去的保险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章第十六条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十五年的,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综上所述:申请人刘某某从2018年9月在市社保局领取的3407.31元是基本养老金,不是保险费,社会保险经办部门没有分期返还保险费的政策依据(兴义市社保局回复及提供的文件依据附后)。二、申请人认为自己从2009年年底就彻底无工作单位,生活陷于困境,属于(民发〔2007〕102号)文件中规定的“城镇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参战退役人员”,因此要求领取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根据现行政策,申请人有在社保部门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情况,不能领取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具体规定为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相关文件,根据相关规定,申请人刘某某已于2018年8月退休,并从2018年9月起在兴义市社保局每月领取额3407.31元的基本养老金,故不能再享受参战退役人员定期生活补助(文件依据附后)。三、申请人要求不能停发其“八一”、春节慰问金。根据《中共黔西南州委办公室 黔西南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黔西南州复员退伍军人困难帮扶工作实施意见>》(州委办字〔2015〕18号)文件第三条第(九)条第27点规定:每年春节和“八一”建军节期间,由州、县(市、试验区)对享受抚恤补助的复员退伍军人开展慰问活动,“八一”、春节期间发放慰问金共计200元。由于申请人刘某某不属于我市享受抚恤补助的重点优抚对象,故不能再给其发放“八一”、春节慰问金。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于1975年8月参加工作,根据相关规定其养老保险视为于同月开始缴纳,1978年12月应征入伍,1983年1月退役,1983年5月被安排在兴义XX公司工作,2001年7月调至黔西南州XXXX公司工作,2009年黔西南州XXXX公司解散,后申请人以坪东灵活就业人员身份继续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至2018年8月申请人向兴义市社会保险事业局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股申报退休,经审查并根据《兴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常XX等四十七名同志退休的通知》(兴市人社通〔2018〕67号)文件,刘某某于2018年8月被正式批准退休并于2018年9月开始领取养老保险金。根据相关文件规定,被申请人于2018年9月停止发放申请人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及“八一”、春节慰问金。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停止发放其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及“八一”、春节慰问金的行为不服,向被申请人递交书面申请,请求恢复其参战补助和优抚医疗、恢复并补发“八一”、春节慰问金。被申请人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刘某某申请事项的批复》(兴退役信复〔2019〕3号),申请人对该批复不服,于2019年9月23日向兴义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佐证:《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相关政策的函复》《兴义市参加养老保险人员退休审查表》《兴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常XX等四十七名同志退休的通知》(兴市人社通〔2018〕67号)、《贵州省民政厅关于军队部分退役人员有关政策的界定》《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送文登记簿》《中共黔西南州委办公室 黔西南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黔西南州复员退伍军人困难帮扶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州委办字〔2015〕18号)、《黔西南州复员退伍军人困难帮扶工作实施意见》《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敢于刘某某申请事项的批复》(兴退役信复〔2019〕3号)、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答复书》。

        本机关认为:

        1.依照《军人抚恤优待条例》《贵州省军人抚恤优待办法》的规定,被申请人具有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的职权,对申请人的申请事项具有管辖权。

       2.本案中,证据材料可以证明“申请人于1975年8月参加工作,根据相关规定其养老保险视为于同月开始缴纳,1978年12月应征入伍,1983年1月退役,1983年5月被安排在兴义XX公司工作,2001年7月调至黔西南州XXXX公司工作,2009年黔西南州商业储运公司解散,后申请人以坪东灵活就业人员身份继续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至2018年8月申请人向兴义市社会保险事业局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股申报退休,经审查并根据《兴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常国旗等四十七名同志退休的通知》(兴市人社通〔2018〕67号)文件,刘某某于2018年8月被正式批准退休并于2018年9月开始领取养老保险金。根据相关文件规定,被申请人于2018年9月停止发放申请人参战退役人员生活补助及“八一”、春节慰问金。”这一案件事实,且证据充分,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

       3.被申请人在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前查阅了相关文件,履行了调查取证等程序,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之规定告知了申请人享有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履行了告知义务,依法保障了申请人的相关权利。

       4.申请人自2018年8月申请退休后,每月从人社局领取3407.31元基本养老金,并非申请人陈述的系返还其缴纳的保险费,社会保险经办部门没有分期返还保险费的法律及政策依据。根据相关文件规定:定期生活补助是为了解决参战退役军人生活困难,继续享受定期生活补助应符合在农村和城镇无工作单位且家庭生活困难的条件。有工作单位或者年满60周岁已经领取基本养老金(或退休金)的参战退役军人,已经有了相应的基本生活保障,且“八一”、春节慰问金的领取对象为享受抚恤补助的复员退伍军人,故申请人不能再继续享受参战退役人定期生活补助及重点优抚对象的“八一”、春节慰问金。被申请人作出的该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故对申请人的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综上,被申请人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的《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刘某某申请事项的批复》(兴退役信复〔2019〕3号)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申请人提出的复议请求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的《兴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刘某某申请事项的批复》(兴退役信复〔2019〕3号)。

      如不服本决定,可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兴义市人民政府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五条  国务院民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

《贵州省军人抚恤优待办法》第四条  省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全省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  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应当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提出意见,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同意或者集体讨论通过后,按照下列规定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一)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的,决定维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  依照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的,行政复议机关应当决定维持。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0
分享到: